最新消息 〉海事教育推手俞克維-落實職涯發展,讓千名學生與海為伍
2022-1-02

圖片提供﹕俞克維

「海洋總是能夠帶給我溫暖、快樂的感覺!」海洋對於從小在屏東楓港長大的俞克維來說並不陌生,更是與童年記憶、親情羈絆的情感連結。不過,走進海事教育,對他而言卻是誤打誤撞所帶來的美好結果。

高中留級卻成為人生轉捩點

國中成績還算優秀的俞克維,以全班第一名的成績考入屏東中學,但他的世界卻從此風雲變色。「昨天背好的單字,今天考試全忘光,書包裡帶的是明天或後天要上的課本,」俞克維說。現在回想起來,他認為那時的自己應該生病了,只是在當時並沒有這樣的認知,只能茫然無助地看著成績一落千丈。最後毫無意外地被留級,因此轉學到當時的崑山工專電子科。

他始終記得第一天搬進崑山工專的學生宿舍,看著爸媽開車離開,那種孤單的感覺:「你當然知道他們是愛你的,但看到他們開車走了,你可以清楚的感受得到他們的擔心與失落。」

為了讓爸媽放心,於是俞克維每天下課吃完飯,就回到教室繼續自修,希望找回父母對自己的肯定。即使專二的微積分依然是紅字,他還是沒放棄,直到這個轉捩點發生:「我記得專三的某個晚上,突然覺得今天晚上算的微積分很簡單,把以前不會的題目重做一遍,沒想到竟然全對,不知道以前為什麼不會?那種感覺好像被雷打中了一樣,瞬間開竅了。」

從此,他再度找回學習的信心,為了不負父親希望他當老師的期待,專五那年,不管哪個大學、任何科系的轉學考,只要有開出名額,他就拚命去考。最後,考上了國立臺灣海洋學院(現今的國立臺灣海洋大學)海洋運輸系,「我去報到後才發現那是航海系,要跑船的!」俞克維說。

不過,他沒有去跑船,大學的錄取證明,為他打開了通往海事教育的那扇大門。加上父親使出激將法,讓他放棄當時加修的電機雙學位,在大三時,用同等學歷直攻臺灣海洋大學航運技術研究所碩士班,畢業後順利取得教職,在當老師的同時,又到電機工程研究所自動控制組博士課程。他把所有學過的電子、電機、自動控制、航海、輪機等專長融合在一起,成為航海輪機相關跨領域的老師。「我記得念碩士時相當恐懼,因為如果沒拿到碩士學位,就只剩五專畢業的學歷!」俞克維回憶。

這段求學經歷,成為俞克維人生中很重要的養分,他常跟學生分享這段歷程。「我希望他們不要輕易放棄,大學要做好兩件事情,第一是把書讀好,第二要玩的很開心。希望同學要耗盡每一分精力努力讀書、努力的玩。我最快樂的時光就是大學那兩年。」他也以自身經歷鼓勵其他老師:「帶學生要有耐心,等他們開竅,總有一天他們會成為臺灣的主人翁。」

「下海」實習,扎實養人才

提到目前全臺每年培養出一千一百個航海輪機畢業生,只有約兩成的學生會留在海上,造成學用落差的危機,俞克維立刻換上嚴肅的態度直言:「我們過去用錯了方法,為了填補業界的人力缺口,用增班的方式吸收更多學生,卻造成更大的教育資源的損失。我到現在都沒辦法接受以『增班』來培養人力,而是要讓每位現有學生投入海事職場,充分發揮教育投資的效益。」

「我當系主任時,特別要求老師們在招生時,不要以高薪吸引學生就讀,因為孩子們不懂上船後的辛苦,而是要以職場的前景與發展來吸引學生入行,」他說。以機艙工作來說,站在控制室中的冷氣房中,把艙門打開,當機艙裡攝氏四十二~四十五度的熱氣直撲上來,問問孩子們:「面對這樣的溫差,你會選擇關門轉身離開還是跨進去?」進去一待就是八小時,不是每個人都能撐得下去的環境。

所以,在教學規劃中,一定要事先埋入「跑船」因子,以一天、三天、一週為單位,逐步拉長在船上的時間,讓學生有機會歷練船上的每個角色,知道自己適不適合在海上討生活。「很多人剛上船都是一邊抱著垃圾桶吐、一邊抓著工具工作,大概要一週才能適應,」他說。而產業也必須提供足夠的實習機會,讓學生確實體驗跑船人生。

俞克維表示,唯有找到對的人,給予適當的養成,才能從根本解決船員不夠的問題:「我們要改變招生方式,在高中職找到適合培養的學生,想辦法在每一年讓這一千一百個孩子都投入海運事業,對臺灣海運事業發展的人力需求就夠了。」
所以,他積極透過產學合作,讓高職、大學、產業串接在一起。最令他感動的是,曾經有個可以考上高雄中學的孩子,聽了他的演講後,了解海事職場的職涯發展機會,起心動念改念東港高級海事水產職業學校,並直升高雄科技大學的產學攜手專班。以第一名畢業後,卻和第二名的同學聯手放棄進入產學合作的企業,進行業界實習的機會。兩個人表示,自己考得上其他公司,要把機會讓給班上的其他同學,讓更多人可以上船。「他們不只適合跑船,更在我們的養成教育中,培養出同理、互助的能力,」俞克維說。

當然,不是每一位學生都適合海上生活,至於不適合跑船的孩子,俞克維也希望他們繼續當個海洋人,「海洋只是一種運用的場域,我們需要願意把專業知識嫁接到海洋的各類人才。」因此,他非常重視學生是否能透過職涯探索,在海洋找到適合自己的位置。例如最近很熱門的離岸風電產業,就需要願意投入海洋事業的電子、電機、控制、機械、結構、工程及管理的各類人才。

另一個臺灣必須急起直追的,則是海洋生技產業。俞克維認為,臺灣有很好的生技動能,卻缺乏把目光放在海洋的人。結果,當國外已經研發出高經濟價值的海洋生技產品時,我們卻仍在苦苦的極力追趕。

海洋是個無比豐富的舞臺,只要有心,就能在海洋中找到不同的快樂。這是俞克維對學生的期許,而他自己,也做出了最好的詮釋。


參觀人數:2078837  Copyright © 2015 Innovation in Higher Education Bi-monthly All Rights Reserved
參觀人數:2078837
Copyright © 2015 Innovation in Higher Education Bi-monthly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