國際視野 〉微證書興起-疫情下帶給澳洲政府的高教衝擊
2021-9-07

圖片提供﹕Shutterstock

新冠疫情左右全球政治、經濟發展,高等教育當然也不例外。其中,「微證書」(Micro-credentials)在澳洲興起,是相當值得注意的變化。

教育是澳洲第三大的出口產業,僅次於煤炭、鐵礦砂。二○一九年,澳洲有三萬四千兩百六十名國際留學生抵達澳洲攻讀高教學位,但二○二○年五月,因新冠疫情肆虐全球,當年只有四十名。

而由二○一三~二○一八年,國際教育產業為澳洲高教帶來每年四十二億到八十八億澳幣(約新臺幣八百六十六億到一千八百億元)的收入,隨著未來兩年國際留學生的流失,澳洲高教預估面臨高達一百六十億澳幣(約新臺幣三千三百億元)的短收。

根據澳洲媒體報導,不少澳洲大學的經營已經岌岌可危,必須裁員、減薪甚至出售物業來度過疫情帶來的嚴峻考驗。

事實上,很多大學超過一半的收入都來自國際學生的學費。沒有國際留學生,竟然使得澳洲頂尖大學的研究也無以為繼。

為此,澳洲聯邦教育部長泰翰(Dan Tehan)成立一個由頂尖大學校長組成的研究工作小組,首要任務是讓大學克服收入損失帶來的直接打擊。這些頂尖大學校長們提出的解方,包括扮演國家科研的領頭羊、與企業建立一對一合作關係、將大學視為社會服務的一環、多元課程的形式和招生對象等等。然而,其中最受矚目的,卻是泰翰去年宣布,澳洲要全力推動的高等教育「微證書」。

美國教育組織發起,開啟「微證書年」

其實,最先提出「微證書」的,是美國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共同成立的非營利組織Edx(大規模開放線上課程平台),它成立的二○一七年,甚至被稱為「微證書年」。 
  
以Edx提供的供應鏈管理專業的微碩士證書為例,課程內容設計大致與麻省理 工學院的碩士課程相同,不過只有三○%課程量,這就是「微證書」的由來。

當時,麻省理工學院推出的理由有三:一是嘗試創新,開闢新的收入來源。二是當成完整研究所課程的廣宣活動。三是接觸新的招生對象,特別是針對國際學生。

後來,其他知名大學陸續投入,理由也不外乎此。

鏡頭轉回澳洲。澳洲政府決定投入四百三十萬澳幣(約新臺幣八千八百七十萬元)開發國家級的「微證書」線上課程。現有至少五十四家教育機構,提供三百四十四個短期線上課程,將被整合為一站式服務平台,以便學生或求職者能更好、更快地選擇適合自己需求的課程,取得求職、晉升所需要的技能。

泰翰表示,這項為期六個月的「微證書」線上課程,主要鼓勵因為新冠疫情失業的民眾,提前部署就業技能,以利填補疫情過後,國家經濟復甦期間的技術人力短缺。

圖片提供﹕Shutterstock

線上課程可貸款,亦催生獨角獸企業


澳洲聯邦政府推動「微證書」的另一個特色是,只要是取得認證的線上課程,學生便可使用澳洲政府提供的高等教育資助計畫貸款(HECS-HELP)來支付。

另外,泰翰也宣布一系列針對高等教育的紓困減免措施,確保澳洲大學在使用政府資金時,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具靈活性。

當然,大學在受益的同時,必須降低部分課程的費用作為合理回報。因此微證書課程的主要特徵,是學費比大學學費更低,每門課程的費用一千兩百五十~兩千五百澳幣(約新臺幣兩萬五千~五萬一千元)不等。

澳洲聯邦政府並計畫迅速採取行動,將高等教育「微證書」確立為公認資格,成為澳洲教育系統的長期計畫之一。

微證書這項設計,不只為教育產業注入活水,也有望催生一批深耕線上課程的獨角獸企業,一舉數得。

以澳洲最負盛名的線上課程平台Open Learning為例,已與全球一百四十三家教育機構合作,為全球兩百六十萬學習者提供四千個線上課程。與之合作的包括澳洲線上學習大學、新南威爾斯大學、雪梨科技大學、紐卡斯爾大學、西雪梨大學、澳洲天主教大學等等。
 
另外,還有Compass Education、IDP Education、Redhill Education、3P Learning、Kaplan Education等線上課程平台。線上課程平台包含課程內容、學習成效、線上測驗、成績評定、學分認證等複雜的設計和管理, 既要高教機構的專業和經驗,也要科技公司的技術和創新,才能相輔相成。

不論微證書或其他來自線上課程的認證,如果是以就業為目的,關鍵仍在於能否得到未來雇主的認可。微證書其實是一種能力證明書,從這個角度看,也面臨來自四面八方的競爭。

Google也開課程、發證書

為了解決學用落差、對準求職市場,Google今年三月就推出職業認證計畫(Google Career Certificates),學生投入六個月在家完成線上課程,取得對Google招聘團隊來說,「等同於大學學歷的認證」。但每月學費只要四十九美元,完成課程不到新臺幣一萬元。美國科技媒體《Inc》雜誌稱之為「Google破壞大學學位計畫」。

Google全球事務高級副總裁沃克(Kent Walker)表示,「職業認證」計畫是幫助美國疫後經濟復甦的一部份。講師由Google內部人員及Google從不同大學邀請的學者擔任,課程有指定閱讀教材、課後作業和測驗。課程結束後,若通過測驗,會取得一張可以在求職社群網站Linkedln分享的證書。
  
Google不僅開課程、發證書,還組織沃爾瑪、英特爾、美國銀行等美國五十多家大企業,一起招募拿到Google虛擬學位的學生。根據過去經驗,八二%參加過Google虛擬學位的學生,在課程結束後的六個月內取得滿意的工作。

未來,也許學生不想獲得MBA學位,但想要一張在市場分析領域的微證書。

新冠疫情對於澳洲高教甚至全球高教的影響,表面來看是收入短缺,但深層來看,還是高教形式和內涵的思考:高教存在的目的是什麼?形式又有哪些可能?既微證書之後,還會出現哪些創新的機制?可以確定的是,這只是更多變化的起點,而不是終點。

圖片提供﹕Shutterstock


參觀人數:2029547  Copyright © 2015 Innovation in Higher Education Bi-monthly All Rights Reserved
參觀人數:2029547
Copyright © 2015 Innovation in Higher Education Bi-monthly All Rights Reserved